2020

- 生活

工作

    在年初我提出了转岗,于是疫情暂缓复工后我便到了新的产品线。在新的产品线这一年,主要支撑了三个版本的开发,以及独自负责一个老平台的维护和需求开发。

    刚到新产品线便负责一个大版本的开发,抛去技术栈不同来说,主要挑战是业务不熟悉和异地协作,整个开发团队只有我在另一个城市。最后我执行了两个策略极大的帮助了我:

    最后这个版本,我拿到了质量评级 B+,体验评级 A 的成绩。忙完版本工作后的空闲期,我做了一个“体验需求池在线统计平台”,主要目的是将设计师每个月发体验运营报告的工作进行自动化。

    下半年前期,花了一些时间修复一个老平台 xss 攻击问题。在这个工作中,主要有两个亮点:

    之后的一个功能开发比较有意思,其中一个模块需要以桑基图形式将数据可视化,表达不同数据之间的联系。我本以为 Echarts 可以完成这个需求,但是通过调研后发现不满足我们的需求,最后还是自行通过 SVG 实现了桑基图的开发。早期开发完成后,我颇有成就感,不过这个模块在后半年里不断地进行需求变更,以致于我一度对这个模块产生了恶心感。这里也不得不说,我十分质疑这个产品线的产品经理的专业性。

    下半年还负责了团队业务组件库的落地,我做了三件事有效的保障了此工作在预期的时间节点完成:

    最后组件库的工作获得 “超出预期” 的评价。

    整体来看,今年工作做得不错,在二季度和三季度都拿到了公司级别的奖项;绩效考核我也拿到了工作两年来的最佳绩效。最不满意的还是沟通能力,一个是自己的对问题的表达还是太啰嗦,不精炼;另一个是和项目相关干系人的沟通上,做得不够,很多信息有偏差。

    2021年我的工作内容又将发生变化,离开此产品线去往公共组。不做业务开发,有了技术自由似乎是一件很棒的事情,此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不过现在我有了新的看法。如果单纯从技术提高的角度来说,公共业务或者说基础建设确实有更快的技术成长。不过从绩效产出层面来说在业务线更容易保障下限,自己能够更主动一点那一般都能拿到不错的绩效。而纯技术岗位,很容易没有有价值的产出。不过既然我决定去,那也意味着我愿意接受这个挑战和可能的结果。

生活

    年初买了车,有了车之后似乎没有特别大的感觉,但是在某些特别的时候你会不由感慨有车真好。

    篮球在下半年相对打得多一点,技术一度退步比较大。一直到十二月我才慢慢的找到了大学时候的感觉。女朋友的进步也非常大,我在某天带她打完球后,甚至觉得她现在有CUBA二级联赛的水平!

    六月到九月,坚持了三个月中午跑步和带餐上班,比较慢的瘦了八斤。那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比较快乐的,我从未想过我居然可以在跑步机上跑一个多小时。很遗憾,国庆后这个习惯就没了。

    九月中下旬去了三亚。因为毕业那年去过,所以在那待了四天,除了最后一天早上,其他时间我和她甚至没有去海边。庆幸最后一天早上五点多起来去看了日出,海边的日出真是太美了,每过几分钟景象还不一样。清晨海边天空的颜色和动漫里绘画出来的一模一样,红紫交错。此外,这次旅行我们俩一起自学游泳,取得了一些进步,两个人都可以游一段距离和站立了。来年游泳也会放在我的计划里。

日出.jpg

    在三亚住的是香格里拉和亚特兰蒂斯。这两个之间我还是更喜欢香格里拉,香格里拉更像个度假的地方,整个酒店楼栋矮,安静悠闲,草和树很多,我们的房间对着海,早上拉开窗帘,阳光晃入后世界模糊在一片光亮之中,世界清晰后,近处的绿植和远处的海映入眼帘,扑面而来的是春暖花开。至于亚特兰蒂斯,我倒并没有所谓七星级酒店的逼格,它的大堂乱得像个菜市场。不过酒店房间是真的大,里面的用品也比较有品质。它自带的水世界还是值得玩耍的,就是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我去过两次三亚,总会在某些时候想写一下感受,但从未真正写下来。18年毕业时,我说三亚适合花半个月的时间住在这里,我以后还会来的。我现在依然这么认为,不过比起住在星级酒店,我更推荐住在靠海的民宿。我时常会想起那年凌晨一点多,我坐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马路在路灯下沿着海延伸,一侧是昏黄的路灯,一侧是看不清的海。安静的夜里虚虚实实,时间便过得很慢,此前从未想起的许多往事在脑袋里清晰起来,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生活的味道和我在这世上的真实存在。

凌晨海边.jpg

2021

2021心里有个愿望,希望一个月后能够实现。🙏